沉沉的枪

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麻烦给我一杯草莓汁。

一小段 当做日记

我忽然 忽然想带你去周游世界
即使你已经走过小镇数百
你总该没有看过 海棠湾五点的日出
和椰子树下无声的告白
我们还需要一起去一趟三峡的边上
船行渔歌 它们比我要懂得如何说爱
如果可以 也拎上两壶好酒
在伊斯坦布尔紫色的雪夜里
发一会儿呆

脑海中的未来主子和未来小哥哥 混水摸鱼参赛 嘿

呸 画完图直接关机了 忘了传手机里打卡

枝丫伸往更远处的路边 湖泊

每每你读我的私信 其实都让我倍感惶恐 人与人之间产生依赖大概是一件很轻易的事吧 而我又是轻易中最轻易的那一类。我已经明显倾向于依赖你了 这种依赖虽然不足以剥夺我自身的独立性 却是我怎么样也无法割舍的。

所以今天想要分享一下关于“割舍”的故事。


从小到大 要割舍掉的东西其实从来不在少数。在幼年单纯的时光里 甚至连糖和长发 也要做一取舍。

我是个从小就留短头发的女孩子 尽管对长发并没有那么深刻的执念 但在那个流行着紫薇同款空气刘海和小燕子同款蝴蝶儿发夹的年代里 我们眼里的时尚也就...

画完就开始嫌弃自己..

继续加油TT..

问卿以何温酒 以眼泪 以愁容

写作是一场倾吐 亦是无边无际的苦旅 而这一点 我却是今日才意识到。那么绘画的过程又如何呢。我在整个过程中 反复地否认自己 推翻自己 鄙夷自己 直到我想要倾吐的一切顺畅而出。

但我终究又有些念念不忘。人物的每一个眼神 一次微笑 他们的指尖到衣摆 这些错误让我认清 也认不清自己。而我能做的 唯有抹杀上一个自己 让昨日的错误反复死亡 得以远离那条倒退的路 远一点 再远一点。

我终于知道自己在惶恐害怕着什么。

即使每天都在制造着新的错误 ...

第二枚练习 进步~啦~
今日份对自己的叮嘱 万事不可急
想做一个能让人感到心里猛一暖和儿的人
我成为了这样的人 我的作品才能成为有温度的作品🍃
加油噶小草莓!🍓

© 沉沉的枪 | Powered by LOFTER